b5o0 ec6o z7xl bdr7 muma 0uem jx04 oe4q lv35 rpv9

重拾农耕文明之美 从修复1000个川西林盘开始

分享到:

 

 

  崇州市道明镇散落着多个川西林盘。航拍资料图

 

  王家院子出资300万元打造了茶馆、树屋等多个景点。

  名词解释

  川西林盘是指成都平原及丘陵地区农家院落和周边高大乔木、竹林、河流及外围耕地等自然环境有机融合,形成的农村居住环境形态。

  川西林盘通常是以姓氏(宗族)为聚居单位,呈一种分散的分布方式,形式上属于典型的自然村落。小的林盘有几户、十几户人家,大的林盘有上百户。林盘一般由林园、宅院及其外围的耕地组成,整个宅院隐于高大的楠、柏等乔木与低矮的竹林之中,林盘周边大多有水渠环绕或穿过,构成沃野环抱、密林簇拥、小桥流水的田园画卷。

  都江堰市柳街镇众多川西林盘之一黄家大院里,一幢古朴的木屋虽有些破旧,却有着无敌水景——小溪从门前经过,四周是茂密的竹林,不过房主人已离开多年。

  另一个林盘,位于崇州市桤泉镇群安村,人称“余花龙门子”,从这里走出去十多年的周年春即将回归,“在外经商的这些年,我还是很想念在林盘里的生活,这些年这里也发生了很大改变,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景点。”周年春决定把自己原来的房子,改造成一个农家乐,搞餐饮接待。

  跳出个案的“出走”与“回归”看,一场以“整田、护林、理水、改院”等为主要内容的川西林盘整理、保护、修复即将在成都展开。最近,成都市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大会宣布,要在未来5年全面完成1000个川西林盘整治任务。

  而实际上,作为成都平原特有的农村居住形态和田园景观,成都对于川西林盘的保护意识,早在2007年就已觉醒。

  A

  在消减的川西林盘

  余花龙门子位于乡村主干道旁,这里住着90多户200多人,房子是川西最常见的青瓦白墙,随处可见各种乔木和竹林。步行不到十分钟的地方,就是村民劳作的地方——大片的葡萄基地,整个群安村以葡萄种植闻名。

  余花龙门子里的村民大多姓余,这跟林盘的历史有关。在林盘入口处的一块牌子上,写着林盘的“过去”:余花龙门子初建于清光绪年间,始建者为清朝武举人余腾海。余氏本系成吉思汗(铁木真)后裔,明初易姓迁居,辗转至崇,迄今已历三十余代。

  林盘中央的余氏宗祠,已有200多年历史,是余花龙门子中最具象征意义的民俗文化载体。每年清明,村民都会在这里祭祖。

  在崇州市住房和建设局村镇科科长杨民看来,余花龙门子体现了典型川西林盘的主要内涵:核心区域的民居建筑,围绕在建筑周围的林地,最外围的农田。这样的川西林盘,也被认为是天府文化、成都平原农耕文明和川西民居建筑风格的鲜活载体,具有丰富的美学价值、文化价值和生态价值。

  但这样的川西林盘在不断减少。余花龙门子的斜对面,就是一个规模较大的村民集中安置点。“以前村上有20多个林盘,后来随着土地综合整治的推进,很多村民住进了集中安置点,现在村上的林盘只剩下四五个了。”群安村村支部书记余江涛说。

  这不是个案。2011年,都江堰市建设局统计到的该市川西林盘数量是600多个,而现在已减少到500多个。在都江堰市建设局村镇科科长张习平看来,城镇化加速,土地综合整治推进之外,原住民的离去,也是一些林盘消失的重要原因,“林盘很多地方水、电、气这样的基础设施一直没有完全覆盖到,一些村民搬到了条件更好的城区,原住民没有了,林盘自然也就消失了。”

  B

  正美颜的川西林盘

  如果余花龙门子还是过去的样子,周年春可能不会考虑回来,“最主要的是生活不便,也没好的致富渠道。”

  余花龙门子的改变,始于2012年,当时成都提出要结合实际,打造农村居、景、产三合一的空间。当年,崇州市桤泉镇开始对余花龙门子实施川西林盘群保护性改造。

  专业设计公司来了,结合具体情况,为每家每户的房屋风貌打造提供了个性化的设计方案,“每一户的墙都不完全一样,有些是镂空有些是雕花的,有的是搭配了竹子在里头,有的是白色,有的是灰色。”余江涛说,政府资金只负责房屋外立面的打造,房内的打造,由村民自己出资。

  对于村民来说,最重要的改变,在于道路、水、电、光纤等基础设施的进入。而这也占了投资最大的部分,“整个余花龙门子的打造,我们分四期进行,现在打造好的一二期是核心区域,花了300多万元。”余江涛说,余花龙门子还制定了管理办法,每户每年缴纳20元管理维护费,并自觉参与林盘的维护。现在住集中安置点的人都羡慕我们住林盘的,不光地方宽敞,生活便利,环境还好。

  余花龙门子的改变,也是在成都全市川西林盘保护工作的部署大背景下展开的。据成都市建委村镇处相关负责人介绍,早在2007年成都就启动了川西林盘保护建设工作,印发了《关于推进我市川西林盘保护实施意见的通知》,编制了《成都市川西林盘保护规划》,制订了《成都市林盘整治建设技术导则》。“我们正在准备启动新一轮的林盘摸底调查,确定下一步的保护思路。”

  C

  被期待的川西林盘

  成功的案例,在数量庞大的川西林盘面前,显得有些独木难撑。2014年,成都修编了全市川西林盘规划,统计到的大中小林盘12万个,其中大中型的有6000多个。“我们每年在川西林盘保护修复上安排的资金大概是1000多万元,分配下来,也只够10来个林盘的保护、修复等。”张习平说。

  巨额的资金主要用在哪里?杨民认为,相对于集中安置小区,林盘是一种散居形态,公共配套的成本要高很多。崇州市道明镇竹艺村的一个川西林盘,正在修建的两个生态污水处理设施将花费200多万元,而这已经是性价比较高的方案。

  今年,郫都区将“灌区轮作系统与川西林盘景观”保护项目申报全球农业文化遗产。该项目涉及的川西林盘修复与建设,经测算需要资金6.29亿元。

  成都市有关部门透露,为支持特色镇和川西林盘建设,成都拟支持设立100亿元特色镇和川西林盘建设发展基金。

  但张习平认为,除了政府,还应该有更多力量参与进来。

  都江堰市柳街镇王家院子,就是一个成功案例。这个川西林盘最大的特色,在于产业的成功植入——乡村民宿。18户村民把自家房子或空余房间打造好后,交给林盘成立的民宿旅游协会统一经营管理。“协会跟村民的协议是三七分,收入70%归村民,归协会的30%中有部分会用作林盘的日常管理和维护。”协会会长周仕强说,去年整个林盘民宿收入约为60万元。

  而带动村民的,是当地一位党员,他个人出资300万元,在林盘内打造了茶馆、树屋等,为林盘积累了人气。人气越来越旺的王家院子,也吸引到曾经犹豫的投资商在林盘旁修建一个亲子主题乐园。

  专家观点

  川西林盘保护与整治要避开三个误区

 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郭晓鸣

  川西平原上星罗棋布的川西林盘,不仅是川西农耕文化的载体,更是传统农耕时代文明的结晶,具有重要的保护意义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对川西林盘的保护,就是成都版的乡村振兴。不过,在对林盘的保护、修复上,有三个误区要注意避开。

  首先,避免川西林盘过度旅游化。川西林盘的功能可以多元化,但其最重要的功能应该是宜居,其次才是产业。所以我们在保护修复及开发利用的过程中,不要一味地往每个林盘里植入旅游产业元素,一定要因地制宜;

  第二,避免川西林盘过度现代化。这当然不是说林盘不需要现代化,而是有选择性的现代化。比如说,林盘的居住条件可以现代化,引入天然气、自来水、光纤等,但环境的打造要注意避免走以前特色小镇打造走过的弯路,比如说建筑过度欧式、乡村咖啡馆遍地都是。川西林盘的魅力,一定是本土的,带有乡村气息的;

  第三,避免对原住民的过度挤出。我们提倡引入市场化机制参与到川西林盘的保护性开发中,这也就意味着一定有新的元素、新的原住民进入到林盘,但要注意把控合适的度。我认为,川西林盘的保护开发受益主体,一定是以原住民为主的。

责任编辑:刘怡